葫芦兄弟第二部下载
佛旅回顧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終南山 > 佛旅回顧 > 原創 | 南天竺行記之阿旃陀石窟(AjantaCaves)(四)

印度尼泊爾朝圣

最新線路

更多>>

佛旅回顧

更多>>

朝圣熱點

更多>>

斯里蘭卡

原創 | 南天竺行記之阿旃陀石窟(AjantaCaves)(四)

發布時間:2019/04/01 佛旅回顧 印度朝圣回顧 瀏覽次數:244

3月1日晚航班準點,從孟買出發,當晚順利抵達奧蘭加巴德。

接下來是以奧蘭加巴德為中心參訪阿旃陀石窟和埃羅拉石窟,需要在這里住兩個晚上。

 

 

夜色中的奧蘭加巴德看起來破破爛爛,待第二天清晨觀察,發現也有其靜好的一面。

 

 

當地的人們十分友好,孩子們的笑容尤其燦爛。

 

L君拍攝的孩子們。

 

 

一名印度教徒的塑像。

 

在這里看到了中國產品的廣告。

 

清晨,沐浴在溫柔陽光下的奧蘭加巴德。

 

從酒店出發去阿旃陀石窟,大約有100多公里。此行的路面不全是柏油路了,中間有挺長的砂石路。

 

沿途的一處古堡。

 

上午10:00左右抵達,坐擺渡車進山。

 

 

阿旃陀石窟寺院因位于阿旃陀村而得名,坐落在一個U形山谷中,沿Waghur河而建,共有30窟。

石窟最早是僧人用來結夏安居的地方。佛陀的時代,在雨季時,弟子們不再外出,聚居一處精進修行,稱作結夏安居。

據西方學者考證,阿旃陀石窟的開鑿歷經兩個階段,第一階段始于公元前2世紀,第二階段有兩種說法,一說是公元后400-650年,印度考古界持這種觀點;一說是公元后460-480年,哈佛大學退休教授Walter M. Spink先生持這種觀點。

和許多佛教圣地一樣,隨時間推移,阿旃陀石窟也一樣淹沒在歲月長河中,直到1819年被一名打獵的英國軍官偶然發現,才公之于天下。

1983年阿旃陀石窟被列入世界文化遺產目錄。

 

 

前人栽樹,后人乘涼:山下有一顆大樹,看起來應該是榕樹。石碑上的說明講,此樹栽種于1937年,種樹人為了給進山的人提供蔭映,同時紀念佛陀在菩提樹下覺悟。

 

石窟外景

 

 

我們選擇了幾個有代表性的石窟,梅教授為我們做了詳細的講解,并讓學生WJ拍攝了細節以備研究。

首先來到第9窟和第10窟:

 

9窟、10窟是小乘的石窟,也是阿旃陀石窟中最早(始于公元前2世紀)開鑿的,有跡象表明,公元后的年代里又進行過再度的加工改造。

 

從形制看,第9窟比第10窟稍小些,有23根石柱,拱頂,中間是一座窣堵波塔。塔的底部是圓柱形的臺基,和印度其他地區的早期佛塔一樣,塔身沒有佛像。

石柱上的彩繪分屬兩個時期,一是公元前1世紀中頁,一是5世紀左右的,內容是佛陀的本生故事。梅教授講,現存的基本都是第二時期的。

 

10窟的窣堵波塔是阿旃陀石窟中最大的一座,其壁畫也比第9窟的保存得更為完好清晰一些。

 

塑像體態生動豐滿,足下的蓮花雖然線條簡單,但活潑靈動。

 

阿旃陀石窟安立主像的,幾乎都是結“說法手印”。

佛陀一生都在說法,但在講《金剛經》時卻說:“說法者,無法可說”。

根據眾生的根機隨宜說法,雖說法卻不著說法之相,無我、無人、無眾生、無壽者,這是佛教甚為高深的見地。

 

第16和17窟是大乘佛教的洞窟,門口有巨大的石象雕塑。

資料顯示,Vakataka王朝的國王Harishena ,是佛教造像的重要資助者,在他統治時期,資助開鑿了大量洞窟。

 

16窟的壁畫故事極其豐富,有佛陀的本生故事,也有佛陀降生后阿私陀仙來訪、修道時牧羊女奉獻乳糜以及成道后度化堂弟難陀出家等故事。

進門后左首墻壁上即是佛陀在因地做菩薩修行時的一個本生故事:菩薩化身為大象之身,得知一個地區的人民在遭受饑荒,就告訴他們可以到一個懸崖下面找到食物,然后大象跳下懸崖犧牲了生命為人們提供了救命的食物。

現代人讀佛陀的本生故事很可能會充滿疑惑,索達吉堪布在翻譯《釋迦牟尼佛廣傳白蓮花論》后,在序言中勸導世人千萬不要誹謗。按照佛教的教義,證得初地以上的菩薩才有能力廣行布施,包括棄舍頭目腦髓及與身命。

另外,佛經中的許多本生故事,經常有動物和人講話的記載,這在現代人來看也難以置信,自己也曾有這種疑惑。后來讀《法苑珠林》(唐代釋道世著,收錄在大藏經),在里面找到了答案:劫初的時候,由于人們的煩惱很輕,三惡道的眾生多由人道轉生,故雖轉生為動物,也多能講人間的語言,待到后世,眾生在六道中輾轉投生,業力愈發深重,煩惱愈發粗大,動物就不會講人的語言了。

 

男藥叉像

 

第17窟門廊的壁畫保存得較為完好,梅教授講門廊是臉面,所以古人在此處會進行精雕細琢。

 

這個壁畫講述的是佛陀的另一個本生故事:佛陀因地時在某一世做毗輸安怛羅王子,樂善好施,繼承王位后,將能夠降雨的白象送給飽受干旱之苦的鄰國,引起人民的不安,擔心自己的國家也會遭受旱災。

沒想到毗輸安怛羅王一切能舍,王位也舍掉了,還政給老國王,帶領太子和公主在侍臣的陪同下去森林中過簡樸的生活。有一年老婆羅門的妻子在井邊打水受其他女人欺侮,于是不想再去井邊打水,并要求婆羅門為她找可以干活的奴仆。婆羅門于是找到毗輸安怛羅,要求他把一子一女布施給他做仆人,毗輸安怛羅和孩子們滿足了他的愿望。后來,在天人的幫助下,兩個孩子輾轉遇到自己祖國的老國王(爺爺)。老國王于是向婆羅門贖回兩個孩子,同時,有感于毗輸安怛羅的美好品格,仍讓他做一國之主。那個老婆羅門雖然成為巨富,但在他成為巨富的第一餐飯時,飲食過度死在了桌子上。

這一世,毗輸安怛羅的王后轉生為喬達摩悉達多太子的王妃耶輸陀羅,太子轉生為佛子羅睺羅,公主轉生為Upalavanna比丘尼(中文翻譯不詳),侍臣轉生為佛的堂弟阿難,白象轉生為大迦葉尊者,老婆羅門則轉生為一心與佛作對的提婆達多。

 

梅教授認為這組壁畫的人物表情以及神態都特別逼真,只是王妃的眼神有點媚

 

特別喜歡這個壁畫中的人物,極具神韻,用栩栩如生來形容一點都不過分。

 

殘存的六道輪回圖,是阿旃陀石窟中僅有的一幅。

根據佛教的教義,在沒有證得空性脫離輪回的情況下,眾生處于分段生死的狀態,一期生命結束,則變換為另一種生命狀態。生命狀態分為六種,即:地獄、餓鬼、畜生、人、阿修羅、天。前三個稱為三惡道,受苦無窮,易進而難出;后三個屬于三善道,其中的人道有苦有樂,比較容易覺悟,所以,佛陀示現在人道中覺悟成佛。

不相信有前世今生,在佛教里稱作斷滅見,是非常危險的思想觀念。

還是那句話,萬一到臨終前確信有來生,可是這一生卻一點都沒有為來生做點兒準備,這風險得有多大!

 

17窟的另一則佛陀本生故事:六牙白象為了感化獵人,奉獻了自己的象牙,獵人從此不再殺生。佛陀和弟子須菩提講:菩薩之所以在畜生道投生,是出于大悲心,方便教化剛強的眾生。

佛陀的本生故事散見于小乘經典,在大乘經典中也得到佐證,如《妙法蓮華經》講:三千大千世界乃至無有如芥子許,不是菩薩舍身命之處。從這個意義講,能夠聽從佛陀教誨并追隨佛陀腳步的人也都是多生累劫以來受釋迦佛方便教化之人,佛弟子經常講:佛恩難報,也有這層含義。

 

17窟還有斯里蘭卡建國的復雜故事。

 

女性藥叉神像。

 

17窟主像前放置了一個登高的架子,影響了對于主像的觀瞻。

 

第26窟也是阿旃陀石窟特別有名的,里面有一尊巨大的臥佛。

 

和9、10兩窟不同的是,26號石窟的窣堵波塔上雕有佛像,坐姿。

 

來自東南亞的僧侶

 

造像很多,基本看不到壁畫

 

臥佛,即佛陀涅槃像。

涅槃是“離生滅”的意思,佛陀示現涅槃,告訴世人:凡是因緣和合的事物(包括我們的身體)都沒有永恒不變和常存的性質,也就是說:有生則必有滅。千經萬論都是指引人們找到能生一切萬法而本身不生不滅的實際理體,即:法身。

 

1、2號窟也是阿旃陀石窟中比較典型的洞窟,是第二期 Vakataka王朝時期所開鑿的。

 

行前,梅教授在微信群里發了一些洞窟的圖片,提醒大家留意觀察并仔細尋找。這張圖片就是教授發過的,回國后在WIKIPEDIA上查到是手持蓮花的觀世音菩薩。

 

金剛手菩薩,顯教中稱作大勢至菩薩。

 

雖然時間有限,還是盡量把其他洞窟都看了一下。

 

第4窟:分上下兩層,由馬圖拉的一個富人捐助開鑿。

 

考古學家推斷,4窟發生過較大的地質問題,導致頂棚和四壁大量剝落。

 

第12窟,有許多僧舍。

 

第19窟,洞口有大量的塑像。

 

龍王像(Naga)。

 

19窟與眾不同的是:窣堵波塔上所塑的佛像為立佛(standing buddha)。

 

19窟畫

 

21窟,主尊旁邊有兩個肋侍菩薩,中國大乘佛教的石窟采用這種塑法的極多,只是我國塑像中手拿拂塵的很少見。

 

24窟是沒有完成的洞窟,當地人示意用手輕輕敲擊石壁,發出清脆悠遠的回音,狀如鳴鐘。

 

陽光雖然很曬,但自洞窟間進進出出,卻也沒覺得辛苦,主要是想盡量看全每一個角落,并用手機盡可能地多拍些照片。

 

相比之下 猴子就悠閑多了

 

L君拍攝。
古老的石窟與年輕的生命交織在一起,構成了晴朗午后的特有景致。
童年的時光總是非常漫長的,待到人生過半,就感覺時間在以一種“加速度”流逝,才明白了為什么小時候總聽到大人講,年輕真好。
終于輪到自己“有資格”對年輕人和孩子們發出類似的感慨了。

 

 

于石窟間駐足稍歇,想到一首歌中所唱的:這世界屬于你,只因為你年輕,你可要抓得緊,回頭不容易。
的確,許多身心疲憊如我的現代人已經拿不出幾分鐘的時間來仔細傾聽古老洞窟的輕言細語,作為一個微不足道的生命過客,從佛陀的形象前匆匆掠過,也只是造作地感慨一下時光的流逝。還入紅塵,立即又回到自己的固有節奏,甚至連自己人生早已過半的事實都無暇留意或者假裝不知。

 

在努力這樣觀想并提醒自己珍惜光陰的同時,觀察同行的幾位老同志,感覺他們都過得很充實,心態和腿腳也都很好,非常值得贊嘆和學習。看來,只要有所醒悟和覺察,就能積極過好每一天,讓有限的人生具有意義。

 

相對于人生百年,時光才是永遠立于不必之地的君主。雨季到來時,古老的巖石會再次接受瀑布的沖刷,就像2000多年來的每個流年一樣。時間在不知不覺中改變了許多東西,有時卻看起來似乎使一切都并未改變。。

 

 

走出石窟,是一片做生意的攤販,似乎在提醒人們現實生活和山中隱居的不同。

 

 

 

對于佛教,人們常有的印象是和平、寧靜、平等、非暴力,甚至是消極避世。其實,大乘佛教的思想恰恰是積極入世的,如禪宗六祖惠能大師所言:“佛法在世間,不離世間覺,離世覓菩提,恰如求兔角”。
出世與入世,全在自己的一顆心。

 

 

 

 

 

 

 

 

 

葫芦兄弟第二部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