葫芦兄弟第二部下载
斯里蘭卡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斯里蘭卡 > 斯里蘭卡游學景點 > 僧伽羅國(斯里蘭卡)的佛教

印度尼泊爾朝圣

最新線路

更多>>

佛旅回顧

更多>>

朝圣熱點

更多>>

斯里蘭卡

僧伽羅國(斯里蘭卡)的佛教

發布時間:2018/10/24 斯里蘭卡游學景點 瀏覽次數:1337

 

佛陀成道的菩提樹圍墻北門外,曾有僧伽羅國王建立的摩訶菩提僧伽藍。伽藍內供奉如來舍利,其中骨舍利大如人的手指節,光潤鮮白,呈透明狀;肉舍利跟真珠一樣大,顏色淺紅。每年到如來顯示大神變的那個月的滿月,便會拿出舍利出示眾人,這時會有神光照耀或天將花雨。

 

玄奘大師在《大唐西域記》中這樣描述僧伽羅國:

 

南海上有個僧伽羅國,該國國王信奉佛法,他的弟弟為禮佛遠渡印度,但印度寄住寺院的僧人都看不起他。待他返國后便將此委屈報告國王,寄望國王在五印度建造一間寺院供客游的僧人歇息住宿。

 

于是僧伽羅王遂派使臣帶了國內貴重的寶物去見印度王并標明建寺之愿。印度王獲知原委,便答應其請求。

 

僧伽羅王召集所有僧人,商討建寺之事,眾僧認為菩提樹附近是最理想之地。于是國王布施珍寶,建造了摩訶菩提僧伽藍,以本國僧人去供養。

 

國王在銅刻銘文內記載道:“無私施舍,是諸佛的教誨;施恩救濟有緣人,是先圣的明訓。如今我繼承偉大的事業,恭敬地建造此寺,用以表彰圣跡,使祖先得福,惠及百姓。我國僧人可自由在此住宿,他國僧人也可享受同樣的待遇。此規定傳于后代,永無窮盡。”

 

僧伽羅國就是今天的島國斯里蘭卡,談及佛教,則不得不提斯里蘭卡。這里是印度洋東西方海上交通必經之地,中國古代曾經稱其為獅子國、師子國、僧伽羅。“斯里蘭卡”來自梵語古名Simhalauipa,馴獅人,《大唐西域記》中將其稱為僧伽羅。斯里蘭卡古阿拉伯語Sirandib,宋代音譯為“細蘭”,明代稱“錫蘭”,1972年以后改稱斯里蘭卡。

 

“銅掌國”便成為斯里蘭卡最早的國名,據傳說,公元前6世紀,印度梵伽國(今孟加拉一帶)王子維阇耶等七百余人,因桀驁不馴而被國王放逐海外。

 

維阇耶等在海上隨波漂流,于佛陀涅槃那天漂到了斯里蘭卡島。他們九死一生,心情激動,一上岸便緊緊地用手抓起一把泥土,手掌立刻被紅土染成了古銅色。于是他們便稱該島為“檀巴尼”(Tampa-panni),意為“銅掌國”。

 

《大唐西域記》記載的僧伽羅國開國來源于一個“執獅子”的故事。傳說南印度有一位國王嫁女,在路上遇到獅子,侍衛因害怕丟下公主逃跑了。

 

獅子沒有傷害公主,反而攜至山中供養公主,共同生活。時間長了,人獅就生下了一個人相獸性的孩子,就是毗阇耶王子。王子長大后得知身世由來,就帶著母親回到原來的國度中。獅子不見妻兒,心生憤怒,從山中來到村舍,殘害生靈。

 

老國王懸賞執獅子除害,王子聽聞后應征去除獅子。他來到獅子跟前,獅子見到了兒子立即就馴服了。王子把刀插入獅子腹中,因為對親子的慈愛,獅子毫無怨恨,含苦死去。

 

老國王因為王子殺父除害,一功一過,便重重獎賞了他,同時放逐到海島,這天正是如來涅槃的那一天。毗阇耶王子登錄島上以后,逐漸建立起了王國,他拋棄了以前的惡行,和平公正地統治著整個島國,后人因其執獅子有功,而以“獅子”為國號。

 

又因為佛陀曾經在島上說《楞伽經》,故而又稱為楞伽島。

 

在斯里蘭卡的統治者抵達之前,佛陀曾經三次蒞臨這個島國。

 

佛陀成正覺后的第九個月,勝者為了凈化僧伽羅國而第一次到來。那時島上住滿了夜叉,世尊把耆利島搬到這兒來,等夜叉進到里面后,又放到原來的地方,使它變得適合人類生存。

 

佛陀第二次到達島上是在成道后的第五年。佛在祇陀林,看到島上的大腹龍和小腹龍之間為了摩尼寶座,展開了戰斗,于是佛陀向龍島而來。世尊把羅阇耶多那樹和珍貴的寶座都交付給龍王們,讓他們頂禮膜拜。

 

佛陀第三次到達島上是在成道后的第八年,居住在祇陀林。龍王摩尼阿祇迦來到佛前,邀請他率五百僧眾接受供養。于是佛陀披上僧伽梨,托著缽,向摩尼阿祗迦的住所伽利耶那國走去。

 

世尊在那兒說法后,便升起來,在須摩那屈咤山上留下足印。此山因此而被稱為佛足山。佛足山又稱圣足山或亞當峰,是斯里蘭卡各大宗教共同信奉和朝拜的宗教名山,海拔2286米,山頂有一長170厘米、前寬78.7厘米、后寬73.6厘米的足印。

 

傳說佛祖身高10米,足底扁平,五趾齊整,足底有108相,足心印法輪,輪周呈現三界,象征萬物均在佛祖治下。

 

雖然印度教認為此為濕婆大神足跡,穆斯林聲稱這是人祖亞當偷吃禁果被逐出伊甸園后在此贖罪所致,基督教也說這是圣徒多馬斯的足印。

 

但根據《島史》記載,這是佛陀第三次到達島上留下的圣跡。每年12月至次年4月都有盛大的朝覲活動,世界各地香客游人都會前來朝拜。

 

佛教在印度廣泛傳播以后,西元前三世紀,阿育王派遣其子摩哂陀長老把佛教傳入斯里蘭卡。摩哂陀長老傳承了佛陀弟子優波離長老的法脈。斯里蘭卡當時的國王是天愛帝須王。帝須王在山上遇到了摩哂陀長老后便皈依了佛教,并將長老迎入都城。長老升座說法,數百人證果皈依。國王把大云林園布施給了僧團,也就是大寺。大寺是斯里蘭卡歷史上佛教入島之后的第一座寺廟。

 

在布施大云林園的時候,傳說大地發生了八次震動。當布施的水往摩哂陀長老手上灑,水落到地上時,大地因為佛教傳到島上而震動。后來在選定道場、浴室、菩提南枝的種植地點、布施的財物分配的地點、布薩堂、齋堂、酰馬摩利舍利塔的地點時,大地又分別震動了七次。

 

摩哂陀長老到支提耶山修行,大臣摩訶利多和五十五個兄弟,在同一天在長老跟前出了家。這些有大智慧的人在剃發堂即證四果。這五十五位兄弟是佛法傳入后島上第一批出家人。

 

當時王后阿奴羅帶著五百婦女向國王要求出家,這是島上第一批要求出家的女眾。摩哂陀長老告訴大王,要派人到阿育王處請自己的妹妹僧伽蜜多長老尼,并請她帶著大菩提樹王的南枝以及優秀的比丘尼眾來這里。于是阿奴羅夫人、五百童女以及后宮女子五百人親凈持十戒,身著袈裟,等待出家。

 

大菩提樹的南枝到來時,國王心情激動,欣喜若狂,下到齊頸深的水中,頭上頂著大菩提樹,由十六個高貴家族的人陪伴,把它搬上岸來,放在美麗的彩棚里。當菩提樹被運到即將栽種的地方時,菩提南枝剛一脫離開國王的手,就升到八十寸高的空中,放射出六種顏色的光芒。

 

僧伽蜜多大長老尼和比丘尼僧團,在名叫優婆夷精舍的庵院里住下。她讓人在那里蓋了十二間房,其中有三間大房子,一間里存放著運載菩提枝的船的桅桿,一間里存放著船槳,一間里存放著舵。后來帝須王又讓人在支提殿周圍建造了一處幽靜的庵院。新造的庵院在象椿旁邊,因此得名象椿精舍。這兩處是最早的尼眾道場。

 

斯里蘭卡歷史上政權更迭頻繁,直到杜多伽摩尼王打敗了泰米爾三十二名國王。杜多伽摩尼王能戰勝敵人復位,是因為得到一位大帝須上座的大力幫助。伽摩尼王獲勝后,建立了無畏山寺,供養大帝須上座。國王的五位將軍,也建造五所佛寺供養上座,表示感恩和友誼。這也是斯里蘭卡佛教史上首次記載,對佛寺與比丘個人的供養。

 

無畏山寺的建立使得以大寺為中心的上座部一統天下的局面被打破,之后犢子部、方廣派等各部派思想不斷從印度傳入,無畏山寺兼收并蓄,成為包容和研究佛教各派思想的中心。公元2、3世紀后大乘佛教開始盛行并流傳到了斯里蘭卡,無畏山寺在發展中接受了部分大乘的觀點和經典。

 

摩訶斯那王執政時期,曾迎奉印度大乘系比丘僧友住于無畏山寺。僧友因鼓動大寺派僧眾轉信大乘教說失敗,即向王建議,下令禁止百姓供養大寺派僧眾,大寺派比丘即南移至南部摩羅耶等地方。僧友進而將大寺夷為平地。

 

雖然無畏山寺得到大力扶持,但是作為摩哂陀到島國后最早建立的道場,人民還是對大寺有著牢固不移的敬仰。當大寺遭到完全毀壞,人民就起來反對國王、僧友、須那,連國王最親密的云色無畏大臣也叛逃至摩羅耶,要志兵宣戰。國王驚駭,召集會議,承認錯誤,愿修復大寺,并使兩派和好。可是人民還是耿耿于懷。王后也對此事感到痛心,密命一個木工去將僧友和須那刺死,并由國王命令修復大寺。

 

國王雖然與云色無畏大臣有協議,但未真正愛惜大寺。所以在大寺地址范圍內,更興建了一座祗園寺,供養了一位海部比丘帝須上座,如此大寺又被廢棄九個月。因為這個緣故,大寺派僧人召開會議,設法解決問題及檢討自己錯誤。在這次會議中,他們判決帝須接受祗園寺乃屬非法,觸犯根本重罪,與司法大臣合作捕捉帝須還俗。國王雖不甚同意,但因人民反抗,無法阻止。

 

大寺派和無畏山寺派的爭執持續了很久,而島國的佛教還是以上座部“分別說系”為傳統,并且傳承下來,后人把斯里蘭卡所代表的佛教稱為“銅牒部”。大寺派雖曾一度衰弱,但在經典和教義保存上的貢獻非常突出。

 

公元4世紀梵語在印度盛行,許多佛教經典改成了梵語,比如法顯帶回來的《彌沙塞律》、《長阿含》、《雜阿含》和《雜藏》都是梵本。但是大寺派欲頂住這股“梵語化”的潮流,保持了所傳三藏經內的巴利原語。他們以羅希多長老為首,用三年多的時間,將一向口口相傳的巴利文三藏及其注疏記錄在貝多羅葉上,完成了卷帙浩繁的圣典。這部藏經后來成為中印半島諸佛國所依之圣典,影響深遠。

 

公元5世紀中期,北印度的覺音尊者將大寺上座部所傳的三藏(在4世紀曾改譯為錫蘭語)重新譯成巴利文,又翻譯了注釋本,并完成一部佛教百科全書的巨著《清凈道論》,奠定了大寺派再度興盛的基礎。與他同時期的覺授論師、護法論師、阿難陀論師、阿羅陀論師、摩訶沙密論師及達摩尸利論師等諸大論師,也分別為律部、論部作注釋。著名的史書《島史》和《大史》也分別在4、5世紀完成。《島史》是錫蘭現存最古的編年史史詩;《大史》則是摩訶那摩所編的王統編年史詩,可視為大寺派所傳的佛教史。

 

巴利語三藏在公元11世紀中葉傳入緬甸;12、13世紀傳入泰國和柬埔寨,14、15世紀又傳到老撾和我國的傣族地區。上座部大寺派佛教將這些地區聯為一體,形成了一個以巴利三藏為根基的“南傳上座部佛教文化圈”,與北傳佛教遙相對應。

 

直到今天,巴利語三藏都是南傳佛教地區所依從的唯一圣典。僧人出家嚴格按照其中的戒律生活。比丘講經說法都引用其中語錄。佛教教義全民普及,《小誦》、《法句》多能背誦,佛陀本生故事童儒皆知。

 

佛牙是斯里蘭卡佛教的另一象征,這要從摩訶斯那王的兒子吉祥云色王說起。這位國王即位后,為父王向大寺派僧團請罪,修復破毀的大寺,代付一切款項。紀念摩哂陀長老的金像也在這時鑄造完成,每年舉行盛大的慶祝紀念。

 

國王在位的第九年(公元5世紀),有印度迦陵伽國佛牙城的王子陀多和王妃稀摩梨,密藏一顆佛陀左邊圣牙逃至斯里蘭卡。也有傳說是西元前佛牙在一場戰亂中,由印度羯陵伽國的艾瑪瑪菈公主將圓寂的釋迦牟尼佛的一顆佛牙藏在發簪中,從印度帶到斯里蘭卡避難,此后一直珍藏在這里。

 

佛牙對斯里蘭卡而言不僅有著宗教上的重要意義,更是一個國家的象征。法顯大師的《佛國記》里提到了佛牙精舍以及師子國內僧眾瞻仰佛牙,舉行法事的盛況:

 

佛牙被供奉在一座特別建筑的佛牙精舍,每年定期請出舉行慶祝,公開供奉在無畏山寺展出,讓人民瞻仰禮拜。現在,那里不但是佛教徒膜拜朝圣之處,也是游客的必到之所,更是斯里蘭卡每位新總統上任前必須前往禮贊的地方。一九八八年經聯合國列為世界人類遺產。

 

得佛牙者就是合法的統治者,國王為王權不能失去佛牙,佛牙精舍作為全國最重要的佛廟,受到政府嚴密軍警保護,入廟必須接受安全檢查,入寺者務必脫鞋、服裝端莊,以示虔誠。

 

佛牙寺精舍經過歷代國王的擴建,規模宏大雄偉,主要入口處在西門,周圍有護寺河環繞,寺院建在高約六米的臺基上,有上下兩層,廳堂套廳堂,結構復雜。主要有佛殿、鼓殿、長廳、誦經廳、大寶庫、內殿等,其中最重要的建筑是中心大殿。大殿內的石雕、木雕、象牙雕、金銀銅鐵鑄飾,墻壁、梁柱、天花板上布滿了彩繪,宛如藝術博物館。

 

國寶佛牙供奉在二層的內殿,也是寺中的核心。內殿正中供奉一尊巨大坐佛,佛前朵朵蓮花和佛燭桌案,香火繚繞不絕,殿左側的暗室則為供奉佛牙之地。暗室中一座七層金塔,分為大金塔和小金塔兩個,大金塔平時存放佛牙,塔上鑲滿了各式紅藍寶石,肅穆莊嚴,寶氣逼人。金塔一層罩一層,最后一個小金塔不到一米高,塔中一朵金蓮花,花芯有一玉環,佛牙就安放在玉環中間。

 

七層金塔共有十九把鑰匙,平時由世襲的十九位董事保管,必須董事全到齊才能開啟金塔。小金塔則是佛牙節時,佛牙由大金塔移至小金塔,再由馱象背負著游行市區。

 

存放大金塔神龕的木門,每天晨午昏定時打開三次,在鼓樂聲中由三位高僧,分持三把不同的門匙開啟內殿大門,進入內殿,舉行隆重的敬拜儀式,儀式之后再開啟內殿拱門,讓供一般信徒與游人瞻仰和祈禱膜拜供奉佛牙的佛牙塔,每次約半個小時。

 

神龕的對面是藏書閣,閣內珍藏的是釋佛的講經手稿,最值得一提的是,用棕櫚樹新芽處理過后,以針筆在上面刻寫的貝葉經書,歷經千年卻清晰可辨。

 

暗室終日戒備森嚴,一般是不對外開放的,一般游客和信徒只能在外祈福、獻花。導游的母親是佛牙精舍中的義工元老,她去交涉后同意讓我們進入,我們登上古意盎然的二樓佛牙暗室圣地,裊裊香霧彌漫,排著隊魚貫的走進最里層,在佛牙金塔前停留三秒,奉上香花及一點香油錢,然后走出暗室,因為不準許拍照,所以這一條紅絨布幔之后,就是世界各地佛教徒爭相膜拜的真身佛牙舍利。

 

佛牙節的歷史已有1600多年,每年八月月圓前后,隆重而熱鬧的在康提古城舉行,是全球最隆重的佛教節日之一,吸引著來自世界各地數十萬的游客。

 

在十天的慶典期間,最隆重的是月圓節那天,分別由佛牙精舍為主以及康堤的土地神那陀、斯里蘭卡守護神毗濕奴、戰神塞康陀、貞操之神帕蒂尼等五座寺廟共同組成,夜幕降臨,八時整當禮炮響起之際,宣布佛牙游行開始。

 

由一百五十頭大象和四千多名化裝演員組成浩浩蕩蕩的隊伍,佛牙寺周圍燈火輝煌、鼓樂齊鳴,夜空中綻放五彩繽紛的煙花。

 

馱著佛牙舍利寶塔復制品的金龕的“圣像”全身披著絲絨衣,上面釘著鍍金鑲銀的華麗裝飾。“圣像”兩側有象隊護行,騎在象背上的人向圣像撒潔白的茉莉花。

 

當“圣像”莊嚴地邁出佛牙精舍大門,緩緩地走在鋪著白布的道路時,人們歡呼雀躍,紛紛雙手合十。平日供奉在佛牙精舍內的佛牙金龕,這時才能供人們瞻仰。另一種情形是當國家有災厄時,也會開放佛牙供瞻仰,凝聚國人心靈力量。

 

斯里蘭卡與印度大陸隔海相望,14世紀印度遭到回教的入侵,這也影響到斯里蘭卡佛教。此后島國不斷受到歐洲人的入侵,佛教一度式微。

 

雖然沒有遭到滅頂之災,但斯里蘭卡佛教傳統的恢復依然一波三折。1753年,泰國長老優波離等十人為錫蘭的僧侶授戒,逐漸有了三千多位比丘。但這個泰國系統的佛教被稱為喀羅尼派,只和貴族、富人交往。另一派僧侶則傳承緬甸系統的阿摩羅補羅派的戒法,另立教團。1795年英國統治了錫蘭,表面承認了佛教,但是在教育上抬高基督教的地位。直到1833年,英國人翻譯發行了《大史》等書,引起了歐洲人對錫蘭佛教的興趣,反而刺激了島國佛教的復興。

 

經過兩百多年的恢復發展,現在的斯里蘭卡是當代佛學研究的先進國家,島上有著眾多的佛教大學、修行機構和佛學研究中心。明增佛學院和楞伽佛學院先后提升為佛教大學,接受僧俗學生。較資深的斯里蘭卡大學設有初、高級巴利文及佛學研究課程。科倫坡阿難陀學院和穆沙兀學院,伽列的瑪興達學院和坎底的法王學院,都是較為著名的佛學研究中心。

 

斯里蘭卡的居士們從19世紀末起先后創立了“青年佛教會”、“斯里蘭卡佛教徒協會”、“斯里蘭卡佛教聯盟”等佛教團體,致力于佛教的復興與弘揚。

 

對于國際佛教的推動斯里蘭卡也做出了卓越貢獻。1891年創立的“摩訶菩提會”也曾把總部設在科倫坡,影響遍及海外。1950年創立的“世界佛教徒友誼會”長期向國外派遣弘法的僧侶,人數僅次于日本。在亞洲、美洲和歐洲各城市中,都可見到駐錫在寺院的斯里蘭卡僧侶。

 

中國自從恢復了宗教政策,每年都要派遣僧人到斯里蘭卡留學。中國與斯里蘭卡因佛教結下的善緣,最早要從東晉高僧法顯大師說起。

 

法顯大師在公元410年到達斯里蘭卡,于公元412年繞道爪哇回國。帶回了《彌沙塞部律》、《長阿含經》、《雜阿含經》和《雜藏》等梵本。他在島國求法的兩年正值這個國家佛教興旺、各派爭鳴的時期。

 

法顯大師來到師子國正是無畏山寺派崛起的時期。他大部分時間住在無畏山寺,修學了兩年。現在這座寺廟經過將近兩千年的滄桑巨變,只剩下了一座大塔的廢墟。

 

法顯大師到斯里蘭卡時曾去圣足山朝拜,從阿努拉特普羅城出發,長途跋涉,當他來到現在的寶石城附近時,曾在一個山洞里停留,休息數日,這一帶的人民為了紀念這位外國來的高僧,便將這個山稱為法顯山,他休息過的山洞稱為“法顯洞”,山腳下的一個村莊稱為“法顯村”,村中的寺廟稱為“法顯廟”。

 

在兩個半世紀以前,曾有一位叫波隆卡瑪的法師在這一帶宏揚佛法,以后又有法護法師、薩拉昂格拉法師、迦納南達法師、班仰南達法師等人相繼擔任法顯廟的住持。

 

當我們驅車來到法顯村所在的布拉特辛哈地區時,地區負責人陪我們去瞻仰了法顯洞。他對我們說,古代從北方的王都有兩條古道可通向南方諸侯國。我們腳下的這條大道就是其中的一條。因為在這里曾發現一塊古碑,這往往是古代大道的標志。在一千五百多年前,法顯大師就是通過這條大道走向圣足山的。

 

我們來到山腳下,向上攀登了近五百個石階,便來到了法顯洞。啊!好大一個山洞。它高大寬闊,猶如一個大廳,可容納上千人。洞深130英尺,高150英尺,寬175英尺,這確實是一個休息過夜的好地方。

 

早在半個世紀之前,中國高僧太虛法師曾專程來此訪問,他親手寫下了“法顯洞”三個漢字,請當地僧人將字刻在洞口的上方。不知何故,當時這件事沒有辦到。

 

法顯廟已經圓寂了的曇摩朗西長老和當時財長的羅尼·德邁爾先生曾在八十年代初共同向中國政府提出重建法顯村的建議,中國政府欣然同意,提供了二百萬盧比的援款。

 

重建法顯村的工程于1981年7月16 日正式開始。工程包括修建居民住宅、擴建學校、鋪設道路、重修法顯廟和香客休息室。

 

現在來到山腳下的法顯村,村民們對來自法顯大師祖國的客人表現地格外親切友好。他們不停口地稱道法顯大師的業績,感謝中國政府的援助。今天的斯里蘭卡,法顯大師的名字家喻戶曉,只要一提起法顯大師,立刻就會喚起中斯雙方更加親切的感情。

 

法顯大師以后中國與斯里蘭卡一直在佛教交流上保持著密切關系。南朝宋元嘉六年(429年),舶主竺望難提從獅子國帶比丘尼八人到宋都,住影福寺,元嘉十年有鐵薩羅比丘尼等十一人到中國傳比丘尼戒,當時僧眾特為之建鐵薩羅寺。在南北朝以至隋唐時期,雙方交往不絕。

 

7世紀中葉,中國往獅子國瞻禮佛牙、佛跡的人逐漸增多,其中知名的有義朗法師、明遠法師、窺沖法師、智行法師、慧琰法師、智弘法師、無行法師、僧哲法師等等,玄游法師還在獅子國出家。

 

公元8世紀,8世紀初,金剛智法師赴華時曾在獅子國滯留,獅子國人不空法師拜他為師,并隨侍入唐弘法。以后不空法師又率弟子含光法師、慧辨法師等去獅子國學習密法。他在島國備受國王阿迦菩提六世的崇敬,從普賢阿阇梨學會“金剛頂瑜伽”,受五部灌頂,并獲得密部經論五百余部及其他密教文物。不空法師返唐時,國王曾贈送佛教法器和藥物等。可知當時斯里蘭卡已盛行密教。

 

每當談起印度佛教,思緒自然會在斯里蘭卡這個島國上停留許久。佛教在印度一度的寂滅是不幸的,但是佛陀的智慧種子往南在僧伽羅島國落地生根,枝繁葉茂,向北則在江、河流域和雪域高原抽芽開花,果實累累。這實在是不幸中之大幸……(文章轉自禪林網公眾號)

 

12月 蟬友圈首開斯里蘭卡線路9天8晚

時間:12.2—10日

 

楞伽山,佛陀宣講《楞伽經》之地

朝禮佛國圣物、圣跡

佛陀宣講《楞伽經》之地

參訪三大高僧寺院

最美的佛國風光

十二年居士企業護航

安全、清凈、靠譜

首團名額有限哦

報滿即止!

 

斯里蘭卡,古稱獅子國,是東南亞重要的佛教國家之一。其67%的人口信仰佛教。斯里蘭卡因其特殊的地形,又被稱為“佛祖的一滴眼淚”。其在僧伽羅語中意為“樂土”或“光明富庶的土地”。佛陀曾三次來到這里,開示佛法,度化眾生。著名的《楞伽經》,就是宣講于此島。【行程

葫芦兄弟第二部下载